主页 > M生活汇 >投资 Uber 35 亿美元的沙乌地阿拉伯富豪,其实能一口气买下 Google、 >
2020-07-11 浏览量:982 点赞:557 收藏:118
投资 Uber 35 亿美元的沙乌地阿拉伯富豪,其实能一口气买下 Google、

Uber 又双融资了,G 轮,其中,来自沙乌地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 Public Investment Fund(简称 PIF)的 35 亿美元特别引人注目,光是这笔投资就刷新了美国创业公司的单笔融资纪录。

说起沙乌地阿拉伯,你的印象可能是一个躺在油田上闭着眼都能赚钱的国家,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今年 4 月,沙乌地阿拉伯副王储(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宣布,将把 PIF 的资金规模扩展到 2 兆美元,这些钱足以把全世界最值钱的 4 家上市公司 Google、苹果、微软和巴菲特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全部买下来,还能剩下几千万美元。

不过,对沙乌地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来说,这笔投资算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开端。

为什幺这幺说?先来看看什幺是主权财富基金。

从名字里你应该能看出,主权财富基金是由主权国家政府所建立并拥有的金融资产或基金,一般由专门的政府投资机构管理,资金来源包括国家财政盈余、外汇储备、自然资源出口盈余等。新加坡的国家主权基金淡马锡应该更为中国创业者所知,阿里巴巴、京东、猎豹,甚至一些早期创业公司都曾得到过淡马锡的投资。

做为一个真的富到流油的国家,沙乌地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 PIF 早在 1971 年就成立了。沙乌地阿拉伯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君主专制国家,国王及其家族有着绝对的权力,做为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 PIF 也是遵循王室法令成立的。成立之初,它的目的就是为关乎国民经济发展的生产性项目提供资助。

不过,在 2005 年以前,PIF 的资金规模一直在 500 亿美元以下,2003 年以后,国际原油价格进入了一个快速上升的时期。所以,在 2005 年,PIF 的资金规模就突破了 1,500 亿美元,到了 2013 年,资金规模更是超过了 7,000 亿美元。

投资 Uber 35 亿美元的沙乌地阿拉伯富豪,其实能一口气买下 Google、

石油价格飞涨让沙乌地阿拉伯积累了巨大的国家财富,PIF 也在这个过程中飞速发展。Linkedin 上的一份名单显示,PIF 旗下已经有了一系列全资公司,如国家医学统一採购公司、教育发展控股公司、沙乌地阿拉伯农畜产品公司、沙乌地阿拉伯国际机场、沙乌地阿拉伯科技发展和投资公司……

从国家、沙乌地阿拉伯的形容你应该能想像这家公司的实力,这些垄断性的行业当然也能带来足够的回报,所以,PIF 的投资重点一直在沙乌地阿拉伯国内。据其董事会秘书长 Yasir Alrumayyan 最近透露,目前 PIF 对海外投资规模仅佔基金的 5%。

投资非生产性的海外公司 Uber 就显得很不寻常,而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背后,反映的是沙乌地阿拉伯当前的困境以及沙乌地阿拉伯年轻掌权者试图变革的决心。

我们学习过一个大洋洲的岛国——诺鲁,这个小岛上覆盖着厚厚的鸟粪,日积月累成为富含磷酸盐的矿物质,这是一种优质的天然肥料,诺鲁在上世纪以大规模出口磷酸盐而暴富,它曾自夸是全世界人均 GDP 最高的主权国家。富有的诺鲁没有税收,医疗和教育全部免费,水、电、住房基本不要钱。

沙乌地阿拉伯和诺鲁的情况很像,掌握绝对权力的王室对人民也很慷慨,汽油、水、电都有高额补贴,教育、医疗业基本免费,有三分之二的人为政府工作,私企中 80% 都是外国人。

现在,诺鲁的磷矿资源早已枯竭,曾经最富有的国家只能靠洗钱、避税及为澳洲修建难民拘留所做为财政收入来源。

沙乌地阿拉伯的石油资源还远谈不上枯竭,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石油做为最主要能源的状况也不会发生改变,但是,近年来,国际油价的不断下跌已经给沙乌地阿拉伯带了一些危机。

现在的国际原油价格只相当于十多年前的水平,而沙乌地阿拉伯一直以来都严重依赖石油出口,它提供了 90% 的政府预算、几乎全部的出口创汇以及超过一半的 GDP。

彭博社预测,2016 年,沙乌地阿拉伯经济增长率可能只有 1.5%,是全球经济危机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同时,一贯养尊处优的沙乌地阿拉伯还面临着低效的政府投资和浪费。

投资 Uber 35 亿美元的沙乌地阿拉伯富豪,其实能一口气买下 Google、

2006 年动工的阿布杜拉国王金融区(KAFD)至今仍未完工。

今年 4 月,沙乌地阿拉伯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自己的住所接受了集体採访,彭博社的记者描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在这样的情况下,沙乌地阿拉伯希望能缩减开支,并开闢更多的收入来源;长期来看,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也是更加重要的议题。

开源节流的直接后果是补贴减少以及税收增加,儘管沙乌地阿拉伯政府强调是对富人加税,而不会触动低收入人群的利益,但已经引得很多年轻人在 Twitter 上吐槽。

在触动很多人利益的情况下改革,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领袖。好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就是这样一个人。

2007 年,穆罕默德王子在沙乌地阿拉伯国王大学获得法律学位后,他的计画是结婚,然后去国外留学、开公司。不过,他的父亲,当时的王储萨勒曼希望他能为政府工作。王子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在当时的国王阿布杜拉的政府工作了两年,推动法律制度的变革。他的上司形容他说,「王子有无穷的智慧以及对官僚主义的极度不耐烦,过去的程序通常要 2 个月,而他的要求是 2 天。」

不过,锋芒毕露也招来了不满,一些老臣向国王进言称他极度贪恋权力。于是,2011 年,阿布杜拉国王任命穆罕默德王子为国防部长,但同时命令他永远不能进入内阁。当时,王子简直认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终结了,心灰意冷的他转而去为时任利雅德省省长的父亲工作。

转机发生在 2015 年 1 月,阿布杜拉国王去世了。穆罕默德王子的父亲萨勒曼接替了王位,很快,他也成为了沙乌地阿拉伯最有权力的人之一。国防部长、王室首席 (chief of the royal court)以及新成立的管理经济的内阁主席都成为他的头衔,全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公司沙乌地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也在他的控制之下。

对了,穆罕默德王子只有 35 岁。

获得权力后,穆罕默德王子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减少对汽油、水、电的补贴,并对奢侈品徵税。另一项重要的举措是他希望拿出沙乌地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 5% 的资产进行 IPO,并把募集的资金投入国家主权财富基金 PIF 中,让 PIF 的资金达到 2 万亿美元也是他的宏伟目标。

在穆罕默德和他的顾问团队(来自哈佛毕业生、世界银行等)的计画中,到 2020 年,PIF 对海外的投资规模佔基金的比率将从 5% 增长到 50%,投资领域也将集中在非石油产业。他希望沙乌地阿拉伯能藉此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我拥有比史蒂夫‧贾伯斯、比尔‧盖兹和马克‧祖克柏创业时更多的资源,如果我按他们的路径工作,我能创造出什幺呢?从年轻时起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穆罕默德王子如此说到。所以,以后,我们很可能会在科技领域看到更多 PIF 的身影。

一个拥有权力、热情的年轻人的改革,不管成败与否,或许都能给我们启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管理网|学习每一天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真人手机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龙娱乐场